_Ajiucola

以前的东西不会删,但逐月不会再看了。
现实里过于理性克制。听相声的小学生。

『全员』Vinegar

真的可爱~填补的每个细节和为了逻辑流畅而编造的巧合场景都好心水❤️
尤其是phayo部分,设想脑洞的时候是很没有概念的,看完成文真的甜度酸度都增加满分了!
妻奴forth也是~傻beam也是~ 小狼狗ming和巧克力学长更是~ 总之喜欢死了啊啊啊~

Pollinerry:

ooc永远与我同在


 @阿舅cola  就是篇小学生扩写 _(:_」∠)_


 


六个人三对西皮一发完 简直做梦


 


——


 


“P'Forth,我有个情感上问题想要请教你。”


 


趁Pha不注意,Yo跟着Ming偷跑去了工程院不说,还去找了Forth。


 


“什么问题?”Forth也有点意外。


 


这小学弟怎么会来找自己?平时不是都被Pha那守妻奴看得紧紧的,不让靠近他半步的吗?


 


“就是……”Yo扭捏了半天,好不容易挤出一句,“怎么样才能留住一个男人的心……”


 


震惊。


 


男大学生为何口出惊人之语?


 


这一切究竟是人性的扭曲还是道德的沦丧?是教育的缺失还是现实的无奈?


 


Forth给自己顺了顺气,“你和Pha,吵架了?”


 


“没有,”Yo摇头,“我就是觉得他还没有完全把我当成男朋友。总是把我当成弟弟那种……”


 


“我懂了,”Forth深表同情地点了点头,“我会帮你想想办法的。”


 


“谢谢,不过哥要帮我保密哦。”Yo冲他行了个标准的合十礼,又补充道,“最好能简单点。像做菜那种,我学不会……”


 


这就麻烦了。


 


要想留住一个男人的心,可不得先留住他的胃嘛。


 


也对,也不是谁都能像自家那位,每天两盒三文鱼就能安抚得好好的了。


 


这么可爱又好养活的男朋友,去哪儿找啊。


 


“行,”Forth不免在心里狠夸了一把自家的BeamBeam又暗叹了一番自己的眼光,考虑两秒拍拍胸口道,“这事包在我身上。”


 



 


“Kit,我怀疑Forth出轨了。”


 


接到小姐妹的电话头一句就是这个,Kit差点没喷饭。


 


“不可能的啦,”Kit勉强把嘴里的东西都咽下去,“Forth这么好,不可能会出轨的。”


 


“但我明明看见他最近经常和Yo待在一起。今天中午他甚至连午饭都不陪我吃了!”


 


“你被惯坏了好吗,”Kit朝空气翻了个白眼,“就是Forth人太好了太温柔了才把你惯的这么矫情。”


 


“诶我说真的,”那头还是坚持,“你又不是不知道,Forth之前追过Yo的。而且,他会和我在一起也是因为……”


 


“得了得了,我真不明白那么帅的forth到底是怎么看上你这个好吃懒做还爱吃醋的男人的,”Kit打断他,“你要是实在不放心,为什么不打电话问问Pha?”


 


“我靠,我还是不是你最疼爱的人了?”Beam在电话那头放大了声音,“你在开玩笑吗?这事要是让Pha知道了,他还不得冲去轰平工程院。”


 


“从来没是过,”Kit一点面子都不给,“不过,听起来你还是很心疼自家老攻的嘛。”


 


“屁……我心疼N'Ming不行啊?”


 


Kit下意识地去看了一眼Ming。


 


要死,差点都忘了,现在明明是他和Ming烛光晚餐的二人世界时间。


 


对面小狼狗可怜巴巴地瘪着嘴,委屈都要从眼睛里流到餐盘了好吗。


 


“总之一句话,Forth这么好被你捡着了是他眼瞎你运气好,少胡思乱想污蔑我男神啊。”


 


pia一声挂掉电话。


 


“P'Kit,这是你今天第八次夸P'Forth了,”一直竖着耳朵听的Ming怨念的数着。


 


“嗯?有吗?”


 


“有,”大型犬把爪子搭上餐桌,“早上你说我幼稚夸P'Forth成熟稳重,中午你说我太黏人不像P'Forth温柔体贴,下午你还对着Cute Boy上新发的P'Forth的照片喊好帅,刚刚,你又夸了他好几次。”


 


“也没那么夸张吧……”抬头对上两束幽怨目光,Kit心虚地咳嗽两声,“Forth本来就好啊,而且我一直夸他你怎么不学学。”


 


“学不来啊P,”Ming连连摇头,“他喜欢P'Beam我又不喜欢,我只喜欢P一个人啊。”


 


硬撩。又是硬撩。


 


Kit刚刚攒起的愧疚感瞬间荡然无存。


 


“吃饭吧你。”Kit塞一勺意面到他嘴里。


 


是脸上mmp,心里笑嘻嘻的Kit本人。


 


当天晚上,又被禁止进入房间的某人黯然神伤到对人生绝望。


 


男友太崇拜别的男人了怎么办?


 



 


“Yo,你觉得P'Forth怎么样?”


 


“挺好的,”正和Forth发着短信的Yo听见问话,莫名有种被捉奸了的错觉,慌慌张张地关掉页面,“怎么了?”


 


“你也觉得他好啊……”Ming戳戳吸管,“就是P'Kit呗,每天都在我面前夸他。昨晚我就抱怨了几句,还被赶去睡了沙发。”说到这儿,Ming突然义愤填膺起来,“是在我辛辛苦苦做了一个月攻略又花了一个下午准备的烛光晚餐期间!”


 


“呃……”Yo看着对面脸上写满“老婆不爱我了我被世界抛弃了活着没意思了”的老铁,试图找点话来安慰他,“你也别太难过了,其实我也跟你差不多。”


 


“嗯?”Ming听这话来了兴趣,把差点脱口而出的一句“快说出来让我高兴高兴”咽回去,清了清嗓子,“你怎么了?”


 


“就是P'Pha啊,”Yo捏着粉红冻奶的手握紧,“老是把我当小孩子,有什么事都不跟我说,宁愿打电话给P'Kit,还特意躲着我……”


 


“等等,”Ming差点拍桌子,“谁?”


 


“P'Kit啊,虽然我知道他们关系好,但总瞒着我我肯定……”


 


P'Kit,P'Kit,P'Kit。


 


老婆的闺蜜找老婆聊天唠嗑也就忍了,老婆过分崇拜闺蜜的老攻还无视自家的优秀男人就有点说不过去了。现在,老婆他爹——自个儿竹马的老攻竟然也黏着自己的小可爱。


 


不能忍,这不能忍了。


 


再下去,要全世界都是情敌了。


 


再下去,要头顶潘帕斯大草原了。


 


手机叮咚一声,新消息提醒,Yo低头去看。


 


“我想到办法了。”


 


“把你自己当成礼物送给他。”


 


Yo差点没把手机扔地上。


 


这个……这个……这个……也有点……太……羞耻……了吧……


 


但Forth说的应该不会有错?


 


不如问问Ming好了。


 


“Ming,我问你个问题?”Yo磨蹭着道。


 


“你说。”Ming还沉浸在全世界都要跟我抢老婆我该如何应对之中。


 


“要是P'Kit送你礼物,你会想收到什么?”


 


“嚯,P'Kit要送我礼物?”Ming突然正襟危坐,从怨夫状态无缝跳转到了迷弟身份,“什么都行。只要是P'Kit送的,就算是一张餐巾纸,我也会裱好挂在床头的。”


 


“P'Kit并没有要送你礼物,”Yo丢去一个尴尬而不失礼貌的微笑,“我随口问问而已。”


 


Ming像被人放空了气似的趴倒下去。


 


假设一下都兴奋成这样了,更别说“如果P'Kit把自己当成礼物送给你呢?”这种问题了。


 


根本不用问就会知道答案了吧。


 



 


“P'Forth,我觉得这样不太好吧。”


 


好不容易从Ming的悲惨世界中脱身出来的Yo急忙跑去见Forth。


 


“不会有错的学弟,这可是我帮你打听了好几个有经验的人士才得来的结论。”


 


“可是……”


 


“别可是了,”Forth走上去拍拍他的肩膀,“你这个礼物,Pha一定会喜欢的。”


 


内心OS:再这样下去你嫂子可得跟我掰了。


 


“那好吧,”Yo仰起脸,看到Forth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也只好应下,“还要请P'Forth多帮忙。”


 


“一定一定。”Forth表现的十分和蔼可亲。


 


殊不知角落里有个人正在默默观察这一切。


 


行啊,长本事了啊。


 


背着我出来幽会就算了,竟然还挑熟人下手。


 


诶诶诶,我说你,靠那么近干嘛!


 


嚯,还动上手了你?!


 


MD,你再动一下!再动一下试试!你再动一下我不上去把你的狗爪子剁了我跟你姓!


 


气得微笑。


 


翅膀硬了知道偷食了是吧。


 


看我回去怎么收拾你。


 



 


“误会,真的是误会,Yo是有事找我帮忙。”面对Beam尤以杀光为主的三光政策,Forth忙躲到角落,表情无比真挚。


 


“骗谁呢你!”Beam手上抓着搓衣板,气势汹汹,“Yo想要天上的星星Pha都能给他摘下来,他还有事情要你帮忙?!”


 


“真的,”Forth把双手举过头顶,“他求我这事Pha做不来。”


 


Beam把腿踩上凳子,一脸你接着编的冷笑。


 


“不信我让Yo自己来给你解释。”


 


Forth把手伸进兜里掏出电话拨通号码。


 


“Yo啊你快来解释一下,你嫂子要杀人了啊!”


 


电话一接通就是一声撕心裂肺的吼叫,仿佛用尽了生命的全部力量。


 


随之而来的是一句“谁他妈是嫂子!”以及噼里啪啦的一阵锅碗瓢盆巨响再加上肉体触碰上硬物的闷响。


 


Yo瞬间明白了八九分。


 


“P'Beam,”Yo叫了一声。


 


那边的噪声突然停住,声音离手机大概有些距离,“在。”


 


“你误会P'Forth了。”


 


在接下来的时间里,Yo把事情原原本本地讲述了一遍。


 


沉默。迷之沉默。


 


“那行吧,我先挂了,时候不早了,Yo你也早点睡。”


 


然后电话被干脆地挂掉。


 


Yo看了眼时间,17:56。


 


“Beam,你看,是你误会我了吧。”Forth蹑手蹑脚地摸过去。


 


“怪谁啊?怪我吗?”Beam满身正气,“谁让你不告诉我的。”


 


告诉你以后,全世界都知道了吧。


 


Forth在心里小声BB。


 


也只是小声BB。


 


“怪我怪我,”Forth顺势跪上搓衣板,“怪我没说明白,怪我让你吃错了。”


 


“谁吃醋了?!”Beam一横眉。


 


“我我我,”Forth低眉顺目,“是我吃醋了。我醋这块搓衣板能被你捏,我醋这把沙发能被你坐。”


 


“既然你对自己的错误认识得这么深刻,那我就勉强原谅你,”Beam拿起茶几上的苹果放到嘴边咔嚓一口,“你就跪两个小时吧。”


 


“……”


 


“等会儿自己进来卧室。”


 


Forth立马把腰杆挺得笔直。


 



 


事实上,Forth的担忧不是没有道理的。


 


第二天一早,整个狂野医生帮连带家属就都知道了——其中当然包括男主角Pha。


 


“Yo,你是不是有什么话要跟我说?”


 


Pha刚得知消息的时候那叫一个美滋滋,只不过过了一整天还没有回应后,就有点沉不住气了。


 


“我应该有什么话要跟你说嘛?”Yo,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你好好想想,真的没有吗?”Pha疯狂暗示。


 


“那我想想,”Yo看他一脸认真的模样,好像自己真的忘记了什么大事。思来想去半天,只挤出一句,“你……碗刷了吗?”


 


“嗷,不是这个!”Pha拍了拍额头,继续暗示道,“Beam说你最近和Forth走得很近啊……”


 


“没有的事!”Yo连忙否认。


 


“是吗?”


 


“呃……”Yo低下头移开视线,连忙转移话题,“你怎么不说自己!和P'Kit联系那么密,害得Ming每天都来我这里倒酸醋。”


 


“我哪里和Kit走得近!”Pha恨不得把Kit拉来当场划清界限。


 


“明明就有!”


 


“没有!”


 


“就有!”


 


幼稚的无意义争执持续不到两轮,高高在上的校之月就主动俯下了身姿,“吃醋了吗?”


 


“没有!”


 


这次轮到他否定。


 


“好好好,你说没有就没有,”Pha把卷在被子里的软心糕点拖出来,“那我想解释,你想不想勉强听一听?”


 


“那,你说说看。”


 


“我在让Kit帮我挑周年礼物。”Pha好声好气地哄着。


 


“离周年还有两个月零五天,哪里需要这么早准备,”Yo瓮着声音,明明想表达不信却又忍不住问一句,“那,挑出来了吗?”


 


“这是秘密。”Pha挑起嘴角。


 


“什么嘛。”


 


吊人胃口的下三路伎俩。


 


刚洗完澡躺在床上的小男友浑身还是被热水蒸出的粉红,像待拆的礼物。


 


Pha眼神望去,喉结动了动,“我想先拆我的礼物。”


 


“没有礼物!哪里来的礼物!今天又不是什么特别的日子!哪有礼物!”Yo挥动双手表示抗议。


 


“礼物什么时候送什么时候收都没差的,”Pha翻身上床,“都筹划那么久了应该也差不多了,我先试体验一下。”


 


这还有试体验的吗!?


 


Yo迅速拿起手边的枕头蒙住脸,发动“不知道不清楚不明白”否认三连。


 


“别装了,我都知道了,”Pha拿开枕头丢到一边,“以后不会再让Yo没有安全感了。”


 


“那,你能不能先放开我?”


 


“不行。”


 


然后是刻在颧骨下三寸的一个吻。


 



 


“P'Kit~”


 


“Kit~”


 


“Kiiiiiiiiiiiiiiiiiiiiiiiiiiit~”


 


大型犬挠着门不屈不挠不可击退。


 


门缝终于开了两厘米,“干什么?”


 


“我知道错了,”大型犬摇着尾巴,“P'Forth很帅很有魅力很温柔体贴我都知道,我保证我以后再也不吃他的醋了。”


 


“我才不信,”Kiy头顶的傲娇皇冠闪闪发亮,“上次你也这么说。”


 


“真的,我发誓,”Ming伸出三根手指,“要是我再……”


 


“行了,”发誓的标准格式都还没说完全就被人急急打断,门从内部打开,“做不到的事情不要乱发誓你妈妈没教过你吗?”


 


“P'Kit还是很在乎我的对不对,”大型犬灵活地挤进去,搂过男友抱在怀里一顿猛亲,“还是我们家Kit最好了。”


 


“少来,”Kit努力隐没酒窝,“少跟我蹬鼻子上脸的。”


 


“那我可以亲你一下吗?”新任校之月眉眼弯弯,一副单纯无害小白兔样,“我洗过澡了。”


 


什么亲一下啊!刚刚明明已经亲过好多下了好不好!


 


漂亮的皮囊最会骗人。


 


被披着羊皮的狡猾狐狸吃干抹净后的Kit对此最深有感触。


 


_FIN


 


甜度缺失 对啊是酸的没错


 










评论
热度 ( 328 )

© _Ajiucola | Powered by LOFTER